矿机大客户咨询热线

13128743033

神马矿机创始人杨作兴:矿机行业第一重要的是

杨作兴

杨作兴|比特微 创始人兼CTO

 

我从清华大学核物理专业毕业,在芯片行业做了好多年了。我发现,这个行业真正赚钱的是系统集成商,而不是芯片设计商。

 

举个例子:2011年到2013年的时候,我在RFID做芯片,一个芯片卖出去是1.5美分,但是小区里你随随便便买一张卡都要20多块钱(卡主要是芯片成本),这么大的价差都被系统集成商挣去了。

 

1.“虚拟货币”不仅是“货币”,还要用到矿机,要用到芯片

 

2013年基于定制型ASIC芯片的比特币矿机市场开始兴起。2013年2月,比特币矿机领域传奇人物“烤猫”——蒋信宇成立的深圳比特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推出了第一代比特币矿机芯片和矿机,并很快获得了成功。

 

当时有一个叫“疯狂小强”的网络作家,他写了一部名为《比特币创富记》的网络小说,在圈内比较有名,讲的是早期比特币这个圈子里面的人是怎么发家的,但是后面这么多年都没有更新了。

 

这个时候,我在寻找自己新的方向,发现“虚拟货币”挺有意思,它不仅是“货币”,还要用到矿机,要用到芯片。恰好,“疯狂小强”之前是烤猫的代理。

 

2014年,他想用烤猫的芯片做自己的矿机。刚好我有朋友认识他,并向他推荐了我。就这么着,我和他以及他的几个同学一起做起了矿机,名字就叫“小强矿机”。

 

2014年3月份,“小强矿机”开始组建团队,7月份,我们就把“小强矿机”做了出来。这段时间,比特币价格虽然说没有2013年8000块钱那么多,但也有4000块钱左右。矿机卖得不错。

 

我在以前公司当老大当惯了。那个时候的创业团队,全是股东,虽然说我是CTO,但大家并不太听我的。

 

也是在那一年,我离开了小强矿机团队,选择了自己创业。

 

我当时创业的思路是提高风速,升压超频,这样算下来每个矿机在规定的时间内能多挖20%,按照当时的币价来说应该是蛮划算的。于是我自己出了50万,两个朋友各出了15万,这家公司就组建起来了。

 

2014年9月份,这个实验成功了。但非常不幸的是,比特币价格发生了大跳水,从4000块钱跌到了2000块钱。这件事对我影响非常大,原来我要实现高速风冷,需要用强大的风机把它的风速提高,需要增加能耗。而币价一跌,电费占比达到60-70%,这种通过增加能耗,提高收益的方法就不划算了。

 

本来还有很多人对这个产品很感兴趣,要来买产品的,结果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说明我的创业思路是错误的,于是我就把公司给关了,加入到了烤猫团队。

 

2014年10月,我正式来到了烤猫团队,希望通过自己“全定制的方法学”来帮助“烤猫”优化其第三代矿机芯片BE300的能效比。当时我也是第一次用全定制的架构去做矿机芯片,做出来以后效果很好,比比特大陆的S5矿机还要好一些。

 

但是随后发生的事情却让我始料未及——“烤猫”失踪了,比特泉公司解散了。这也使得基于全定制方法学设计的优化版的BE300没能流片。

 

2.烤猫失踪后,我就去了比特大陆

 

烤猫消失的原因很多,我觉得主要有三个:

 

第一就是淮安矿场那件事,他可能受到威胁了,他的矿机拿不回来了。本来烤猫就是一个比较单纯、比较心高气傲的知识分子,几千台矿机被人抢走拿不回来,在他看来可能觉得受不了。

 

第二是币价形势不太好。比特币从2013年8000块钱跌到2015年年初,只剩下900块钱,可能他真的觉得比特币失败了,心灰意冷了。

 

第三是比特大陆采用了更先进的工艺,生产出了领先于自己的芯片,烤猫公司在整体上已经弱于比特大陆了,这也是他不能接受的现实。

 

烤猫失踪以后,2015年3月我就去了比特大陆。

 

当时还不叫“比特大陆”,叫迪未数视。这是2011年詹克团在数字太和工作的时候成立的一家公司。我在迪未数视呆的时间不长,大概也就两个礼拜。然后我就跟詹克团说,我上海那边有朋友要做公司,必须要我过去,我不去他的公司就要垮了。詹克团跟我说,你要走也行,但是觉得我用全定制方法学去做矿机芯片特别好,就让我把这件事继续做下去。

 

于是我就从迪未数视离开,去了上海智坤。在上海工作的时候,我用晚上的时间把S7的芯片做出来了。本来他们内部有团队在做S7的芯片,两个方案都在竞争,最后我的方案胜出了。

 

到了2015年7月份,上海智坤的团队组建完了,我自己也想着要创业。当时想做无源无线监控摄像头的芯片,也就是AI芯片。为什么想做这个芯片呢?因为我觉得摄像头是物联网的眼睛,应该无处不在。

 

但当时为什么摄像头并不是到处都有呢?一个原因是因为太贵了,一个摄像头就要5000块,安装还要5000块,也就是10000块。

 

另一个原因是摄像头安装需要拉电线,拉网线,很麻烦。所以我当时的想法是做成可以贴着电线杆、挂在树上的摄像头,它可以依靠太阳能电池板供电,并且可以一年365天运转。这个用全定制方法来做特别合适,我能够把成本做到500块以内,功耗做到100毫瓦以内。

 

但这个项目需要钱,于是我又从智坤辞职,去做这个创业项目。因为这段时间在找投资人,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做,于是我又利用兼职的时间把S9芯片做出来了。

 

S9做完以后,也就到了2015年年底。比特币的价格从2015年年初一直涨,涨到年底又涨回来了。

 

这个时候我就在想是不是要正式加入他们,就跟他们谈股份,从2015年12月份一直谈到2016年5月份,一共谈了6个月,结果詹克团只愿意给我0.5%的股份。

 

他们是按照100亿美元的估值来给我谈股份的,但你想我2015年年初加入他们的时候他们估值也才几个亿,到了年末估值就变成了100亿——其实比特币涨到今年,他们的估值也就140亿美元。我当时觉得这个估值太高了,而且觉得这个股份太少了,所以就自己出去,在2016年中创办了比特微。

 

2015年初,当时太悲观了。币价跌成那个样子,创业失败,烤猫也跑了,我都准备离开这个行业了,所以当时和詹克团谈股份也没什么意义。

 

“全定制方法”是我在江苏扬州RFID公司工作的时候,就利用这个方法学设计过芯片。它是一套逐步完善的东西,在不同的项目中不断地完善和发展。我也没有把在烤猫时候的方案给比特大陆。

 

例如,比特大陆的蚂蚁S9和现在神马矿机的M10,他们都是16nm,用的是同样的工艺,也都是我做的,但为神马M10的性能要比S9提高一倍呢?是因为我的方法学在不停地进步、不停地演进。

 

我走了之后,比特大陆就没有生产出新的、更好的芯片了。我也没想到会这样,走的时候我把代码留下了,方法学他们大概也知道。可能是后面的人不太能理解这个事儿,因此不能在这个基础上继续演进,所以后面研制的12nm等一系列芯片统统失败了,为此损失了几十亿。

 

3.矿机行业第一重要的是技术,第二才是资本

 

矿机行业现在似乎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厮杀的状态。光是从币圈诞生的,就有比特大陆、嘉楠耘智、翼比特、神马矿机、芯动科技这几家。现在又听说英特尔、三星等传统芯片设计商要进军这个行业。

 

我个人认为,矿机芯片设计行业有两个东西很重要。其中第一重要的是技术,有了技术你就更设计出更好的产品,而产品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利益是矿工们能够看得见的。他们都来买你的产品,你就能扩大市场占有率,就能赚钱。第二是资本,供应链需要很多钱,资本雄厚,在供应链就要优势。

 

不过我认为主要还是靠技术。只要你技术水平高,能做出好的产品,自然就有资本来投资了。

 

实际上,用通俗易懂的话来说,全定制方法学就是根据芯片的具体应用领域和需求,在各方面都进行定制化的设计,使得芯片内部的每一个晶体管都能够发挥出最优的效果。

 

一般芯片的器件面积利用率能做到50%-70%,我们一般是做到50%-70%的手动,在我们全定制里面最好的记录是能做到97%。同时我们有一些自己的设计脚本,我们也在慢慢做自己的设计工具来加速这个过程。

 

全定制方法学,对设计人员的要求很高,需要一流设计工程师,经过项目磨炼后,才能够掌握。在做的过程中,其实有一种说法比较好,叫做极致,其实就像乔布斯一样,要做到极致和变态,把每个细节都做到极致。可以说全世界目前能够完全掌握全定制方法学的不超过10个人。我们公司大概有1.7个,有一个是我自己,有半个,还有一个算是三分之一个。

 

采用全定制方法学设计的S7、S9、神马M3、神马M10,每一代产品的推出,与同样制程工艺的采用传统APR方法设计的矿机芯片相比,在功耗×成本优化比例上,都提升了4倍以上。这远超出了单纯依靠先进制程工艺所带来的提升。

 

而且全定制方法学并不仅仅适用于ASIC矿机芯片,也同样适用于CPU、GPU和AI芯片。

 

全制定方法学,会先在虚拟货币和AI领域成为主要方法学,然后逐步扩展到手机、PC、服务器和IoT领域。全定制设计目前虽然是手动,但是也进入到模块化的概念,只是跟以前模块不一样的地方,以前的模块只有逻辑信息,没有物理信息,现在除了逻辑信息,还有物理信息,这样一层一层垒出来。

 

之前我们做芯片基本都是要依靠EDA软件,但是以后的芯片设计可能更是要精雕细刻去做,每个细节都要恰到好处。未来设计芯片是要做艺术品!

 

全制定方法学带来了芯片设计上的创新,将有望继续推动摩尔定律前行5-10年。

 

4.熊市伴随着矿难,同时有大量的矿机厂商出局

 

但我认为,熊市是暂时的。牛市一般发生在比特币挖矿数量减半的后一年,大跌发生在减半后二年。

 

上次是2012年减半,到2013年币价到最高峰,砸盘开始,2014年猛跌,跌到2015年价格开始逐步稳定。这次也是类似的:2016年减半,到2017年币价到最高峰,2018年猛跌。下一次减半发生在2020年。

 

所以,熊市不会对我们原有的计划有什么影响。能有什么影响呢?这是很正常的。这个行业就是这样的,是一个周期性的行业。只不过还要熊一年而已。

 

我认为,这个行业归根到底靠的还是技术。技术不行,就无法保持领先优势,这是很危险的。

 

可以这么说,现在性能最好的比特币矿机是我们的M10最好啊,性能大家可以去查。

 

嘉楠耘智很勇敢,做了第一个7nm,只是功耗指标没有达到预期。他们是7nm,功耗是85w,7nm功耗应该是不错的,但现在良率还处于爬坡阶段,所以我们就做了16 nm,神马矿机M10 16nm就已经做到65w了。不过他们应该还会持续优化,我们拭目以待。

 

再一个,由于我们掌握了比较先进的方法学,现在可以用落后一点的工艺达到比较好的水平,功耗低,成本也低。而如果技术不太好的,只能追求先进的工艺,不然产品性能无法和市场中的其他产品竞争。

 

至于7nm芯片,我们不是不做,而想等到他良率上去一些以后再做,这种事情你不能着急。像比特大陆的16 nm芯片,也是从2015年3月份搞到2015年10月份,搞了7个月才把它搞稳定。按照我们的计划,将会在明年推出7nm芯片。

 

现在市场上市场占有率比较高的几家公司分别是比特大陆、嘉楠耘智、翼特币、比特微、芯动科技。如果要在技术上做一个排序的话,应该是比特微和芯动科技排在前面。

 

5.我一直在芯片研发的第一线,感到技术一直在演进

 

在比特币价格持续低迷的当下,单位算力功耗更低、硬件成本也更低的矿机产品的价值将更加凸显,自然也成为了矿工们继续“生存”的首选。

 

因此,我们也看到,去年全年销售额只有5亿的神马矿机,今年上班半年销售额就已经猛增到了近十几亿,全年销售额预计突破30亿元,相比去年暴涨了600%。

 

我们的上一款产品M3 卖了40多万台,市场占有率百分之十几。这还是在没有大力推广的情况下。

 

我们现在已经实现了盈利,去年收入4.3多亿,净利润0.7个亿。今年上半年销售额13个亿,净利润3.3个亿。不过还没有办法和比特大陆比,哈哈。

 

除了比特币,我们还研发了另外一种币的芯片。未来将拓展品类,生产针对更多币种的矿机。以后还会转战AI芯片、GPU、手机芯片这些领域。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一线搞芯片研发,20年下来,感到技术一直在演进。后面的人再进入这个行业,面临的不是我当时那个一穷二白、壁垒很低的状况了。他首先要先学习和掌握整个系统的知识,加上方法学又一直在演进,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

 

从工艺上来说,现在也已经发展到了7 nm,后面还会有5 nm、3 nm,越来越难。再进来是有门槛的。

 

我们设计的芯片是由台积电代工的,去年是台积电大陆地区的第五大客户。纯粹从业务角度考虑,未来可能会开展矿池业务。

 

一些公司可能会上市夭折,不过要说彻底死掉这也不太可能。毕竟大家在前面这一波红利中赚了些钱,应该足够度过这个寒冬了。

 

我们可能在2019年上市。